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话:010-8326 5555 客服QQ:516793858 电话:010-8617 5888 客服QQ:417096867 手机:137 1838 7888 客服QQ:408876751
广告配音
电影配音
图片配音
电视配音
配音新闻
我要投稿
父亲卖血供儿上学被曝光 儿遭舆论谴责失联15年
2015-11-29 13:57:48 来源:新华网 作者:马千里 顾玲 张曦 【 】 浏览:0次 评论:0

新华网西宁4月23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马千里 顾玲 张曦)今年64岁的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马厂乡甘沟滩村村民陈邦顺,曾因贫困被迫走上了卖血维生的道路,从18岁起卖了近30多年血。2001年,一场因卖血引发的“亲情大战”,成为纠缠他十几年的心结。

陈邦顺和妻子育有三个儿子,为了能挣点儿钱养家糊口和供孩子上学,陈邦顺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样,手持多个献血证,常年在兰州、窑街、连城、西宁等地频繁卖血。生活虽苦,但长子小良的学习成绩始终是全家的骄傲,“儿子不仅学习好,还非常懂事。1998年儿子考到西安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送来的当天,我放了一串长长的鞭炮,邻居们都羡慕坏了。”陈邦顺说。

小良上大学后,每次来信都会要些钱。信一来,就要去卖血,这几乎成了陈邦顺的条件反射。“当时儿子要钱的理由有时是买书本,有时是因为学校饭菜涨价,甚至是因为女朋友要过生日。”陈邦顺说。

2001年,在一次卖血路上,陈邦顺认识了一名装扮成“卖血者”的兰州某报社记者,记者得知了他卖血供儿子上大学的情况,并就当地群众以卖血为生的话题做了报道。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先后有14家国内外媒体到陈邦顺家采访,儿子小良也被媒体找到并进行了采访。遭到舆论谴责的小良认为父亲“出卖”了自己,自己“没法儿做人”,一怒之下改换了姓名,与家庭断绝了关系,15年来杳无音信。

2000年以来,国家开始实施大规模的退耕还林和一系列集中扶贫政策,陈邦顺家的一半土地退了耕,国家按每亩地每年200斤小麦和20元钱给予补助,温饱问题逐步得到了解决,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可每逢节日,全家人更加牵挂失去音讯的儿子,陈邦顺的老伴王桂莲经常对着家里仅存的几张大儿子的照片偷偷流泪。对于儿子的离去,陈邦顺充满自责和歉意,十五年间他从未间断牵挂并寻找着儿子。

然而一个儿子没有找到,另一个儿子又永远离开了他。“小弟弟因为婚事不顺得了癫痫病,几年间花了7万块钱寻医问药都没有治好。五年前,弟弟在绝望中喝了一瓶剧毒农药。”陈邦顺的二儿子小国告诉记者,“弟弟死了,要是哥哥再不回来,家就要散了。”小国说。

小儿子的离去更坚定了陈邦顺寻找大儿子的决心。大约在十年前,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为他的寻找之路点燃了希望。电话那边,一个名叫“张新”的年轻女子对陈邦顺嘘寒问暖,但她又绝口不提个人情况。“有一次,我听见电话那边有小男孩蹦蹦跳跳的声音,还奶声奶气地叫‘妈妈’,我一下子明白了,她不是别人,肯定是小良的媳妇。”陈邦顺十分肯定地说。

与“张新”的联系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四五年,但每次在电话里问起她的丈夫和孩子时,“张新”总是推托不答。在一次通话中,陈邦顺无意中得知“张新”与家人住在内蒙古赤峰市某厂家属院。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张新”却断了和他的联系,电话号码也成了空号。

去年9月,他踏上了去赤峰寻找儿子的路。因为不会说普通话,很少出远门的陈邦顺几经辗转,拖着因骨质增生严重弯曲变形的双腿,一瘸一拐到达赤峰“张新”家的小区时,被保安以“防盗”为名拒绝在外。“跑了三个派出所,都没顶啥事儿,腿不好,实在走不动了。”陈帮顺的寻子之路就这样告终。

采访中他多次恳请记者帮忙找回儿子:“我想给儿子认个错:‘我把你曝光了,我错了!’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要你的一分钱、一件衣服,我就想看看你日子过得好不好!我存了几千块钱,我想把这钱给小孙子上学用,不要让孙子像我们一样没文化,吃那么多的苦。”

责任编辑:admin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数码
科普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