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话:010-8326 5555 客服QQ:516793858 电话:010-8617 5888 客服QQ:417096867 手机:137 1838 7888 客服QQ:408876751
广告配音
电影配音
图片配音
电视配音
配音新闻
我要投稿
手起剑落,此地无银三百两。
2015-11-27 23:43:08 来源:官方网站 作者: 【 】 浏览:1次 评论:0
“既然一切因朕而起,”皇上透过一口气,缓缓地说:“你不可难为这位姑娘。把神药还给她,朕恕你无罪。”

秋依冷冷一笑,眼睛瞥着别处:“现在你们两条命只有一棵救命草,哪里轮得到阿娅活命,还不是落到你口里。”

“你就那么盼着皇上死?”我支撑着身体,盯着她的眼睛:“即便皇上曾经欠下过你族人的血债,可战乱已经结束了,现在他若死了,天下又将大乱,受苦的还是百姓。”

刘公公也站了起来,言辞恳切地说:“你应该知道,战事过后,皇上宣诏免除苗疆的钱粮,永不征收。苗人之间的诉讼,也依照苗人习俗处理,不拘清朝的律例。皇上仁治,才有了黔苗十多年的安定……”

皇上摆摆手,打断了刘公公的话:“不要说这些了,你放心,那神药朕本来就打算先救荧儿。”

“鬼才信你!”

“天子无戏言!”说着,皇上又咳起来。

秋依不做声,似乎在沉思。

“谁?”突然巴智宜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冲向一边。拎小鸡般拎出了一个人。竟然是那个轿夫。刚才一片混乱,我们都没有注意他早已躲了起来。

“你鬼鬼祟祟地,在干什么?”巴智宜喝问。

那轿夫忙跪下磕头,嘴里还念叨着:“万岁爷,小的真的没有拿那神药,真的没有哇。”

此地无银三百两。段燕北纵身跃起,手起剑落,恰到好处地削掉了轿夫头顶的头发,冰冷的剑背滑过他的头皮,那轿夫吓得哭爹喊娘:

“万岁爷饶命勒,饶命勒,神药是那女人偷得,藏在岩石后头,被我看见哈,我怕让蝙蝠叼走哈,才揣在怀里勒。我不敢拿咯,不敢咯!”说着,他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拿出了那株小草。

段燕北一把夺过来,赶忙送到我手里。我欣喜地举起小草,经过这么多周折,它终于又回到我的手中,竟然还是那么碧绿舒展,如同刚刚采摘下来,我相信它一定有着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

“皇上,你快服下。”

“荧儿,你快服下。”

我与皇上哑然失笑,眼睛都忽地湿了——我们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我只是皇上身边一个过客,能够在危难时刻得到他如此厚待,我已经知足了。国不可一日无君。如果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我别无选择。我深深地看了一眼刘公公,他显然明白我的意思,眼睛中竟然也泛出了泪花。

“你们干什么?朕不要吃药……先救荧儿……”皇上的挣扎是没用的,长命草被我揉碎,在众人的帮忙下,灌入他口中。皇上一时急火攻心,昏了过去。但是他的脸色已经由青转红,脖子上的伤口流出黑色的毒脓。我与刘公公一起,帮他挤毒,然后包扎好伤口。一切处理妥当,我已经心力交瘁,体力不支地倒在地上。

这时,我听到秋依嘤嘤的啜泣。

六子喝骂:“心如蛇蝎的女人,你还有脸哭哈?”

秋依抬起泪眼,望着我说:“阿娅,我不想害你死,可是我真的没得解法,这是阿爸传给我的银针蛊,是至阴至毒的情蛊,男人受得,女人受不得。谁叫你撮笨,自己硬硬来受。”

我微微一笑,气若游丝:“我明白,秋依。其实我知道,你也不想他死的。”

秋依听了,哭得更厉害了。她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流淌着:“一个女子一生只能用一次情蛊,我若不爱他,怎会下给他,可是他却偏偏是我家世仇,如今我杀不了他,只有被他杀勒,只求他放过龙得讷和族人,他是好人咯,啥子都不晓得。”

我点点头,用尽最后的力气对刘公公说:“公公,代荧儿求皇上,免秋依死罪,不杀一人。从此任何战事,都不再屠城……”

刘公公抹着眼泪:“姑娘放心,老奴一定求皇上恩准。”

我的眼皮沉沉的,想要睡去,巴智宜沙哑的哭声又吵醒了我。以后,他再也无法跟随我了。我是这么累,只想永远睡去,我做不了皇上的卜官了。我突然想到什么——玉莲花。刚才混乱中,没能给皇上戴上。以后,只有它能帮我兑现对雍正帝的承诺了,玉莲花将替我守护皇上,远离阴邪,永保平安。我示意巴智宜帮我完成这最后一件事,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那蛊真是至阴至毒啊,我觉得身子越来越冷,四肢也越发的麻木,我真的要死了吗?我再也无法还魂现代了吗,小焕还在故宫等我回去吧,我怎么就这样死了呢。奶奶的晚年谁来赡养?我再也见不到元宸了吗?

我的身子轻飘飘的,好像漂浮在海上,恍惚中似乎记得要去灵石岛,师父和师伯还有小师妹正在那里等我吧,一些喧闹的声音近了又远,如同婴儿在摇篮里所感受的一般。终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我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什么都不知道了
责任编辑:admin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数码
科普
财经